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正文

红色沃土孕育国足希望

财经新闻网 2019-11-13 13:45:35

▲ 2019年4月23日,志丹县城关小学的教练在比赛间隙给队员们布置战术(邵瑞_摄)

本刊记者 李玲

2014年3月29日上午,在德国进行国事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看望在德国训练的陕西志丹少年足球队员。习近平对队员们说:“在这里训练会对你们一生产生重要影响,对中国青少年足球发展起到带头作用,让更多青少年投身足球事业。我看好你们!看好你们这一代将来成为出色的足球运动员。这是我的愿望。”

黄土高原腹地,偏居陕北一隅的志丹县,曾为纪念“民族英雄”刘志丹将军而得名。至今,它两次被世界所熟知,一次因为中国革命,一次则因为中国足球。

习近平亲自“点赞”

2014年3月29日,柏林晴空万里。灿烂的阳光洒在绿草如茵的奥林匹亚体育场足球场上。

正在德国进行首次国事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特意在繁忙的行程中抽时间来到这里,观看了一场中德小球员之间的友谊赛。

当地时间上午11时许,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微笑着步入球场,全场响起热烈掌声。沃尔夫斯堡中德少年足球训练营开营仪式暨友谊赛随即开始。训练热身多时的两国小球员们迫不及待地在球场上奔跑起来。

这些中国小球员,年龄在11岁至15岁之间,来自陕西省志丹县。他们作为中国全国对外友协民间外交公益项目“彩虹桥工程”的一部分,由德国大众汽车集团资助,远赴德国接受德甲联赛俱乐部沃尔夫斯堡队教练指导,进行为期一周的培训。

尽管是友谊赛,尽管是正式赛场上不可能看到的男孩、女孩混编队伍,场面依然十分激烈。

习近平面带微笑,不时鼓掌助威。“球员们还是有些紧张,上半时我们几次防守反击都产生威胁,场面上很主动。德国沃尔夫斯堡的教练一直在场边喊防守,习近平主席看得很认真,夫人彭丽媛用手机拍了很多照片。”现场带球队的志丹县足协主席丁常保说。

比赛中场,习近平和彭丽媛走进球场,小球员们马上围拢过来。习近平夫妇和他们亲切合影。孩子们还把一个沃尔夫斯堡俱乐部全体球员签名的足球作为礼物送给习近平。

习近平对孩子们说,“我希望你们通过这次培训活动,在中国青少年足球方面发挥带动作用。我也希望有更多的青少年投身足球事业,为足球事业发展作出贡献。”

听了习近平这番话,孩子们更高兴了。一个小队员问习近平:“您最看好哪个球队啊?”

“我看好你们,看好你们这一代!”习近平笑着说,“我希望将来你们能够成为出色的足球运动员,最好能在你们中间出现球星。这是我的愿望,我寄希望于你们!”

农历新年之前,丁常保就接到了组队前往德国的通知。但当时,全队都以为这只是一次普通的足球训练营活动。丁常保作为领队,直到比赛前一天的3月28日才知道习总书记将到场观战。“开始没来得及激动,第二天到赛场看到主席台上的台签,上面写着总书记他们的名字。那一下子我们就很激动,但很快让自己冷静。”

樊文虎是此次志丹队德国之行的随队教练。赛后的接见中,他和习近平总书记握手,并简单汇报了志丹足校的情况。他对习总书记说:“总书记您好,我是志丹足球队的教练,我们也有一个志丹足球的‘百年梦’,希望建立一座青少年足球训练基地,希望您关注我们。”习总书记亲切地说:“好,很好。继续努力,我会关注你们的。”

比赛结束,志丹队0:2告负,上车之后,有的孩子不说话,也有几个不服气。丁常保说:“虽然比赛输了,但有一些细节亮点还是给总书记留下了印象,比如我们那个左边后卫,有几次带球,从后场连过好几个人,一路杀到对方禁区,习总书记看着很高兴。”“队员们出了国开了眼界,回去之后学习和训练劲头应该更大了。”

德国的训练结束,刚下柏林飞至北京的飞机,丁常保的手机几乎每隔10分钟就会响一次,电话大部分来自陕西省延安市志丹县。少年足球队在柏林得到了正在访欧的习近平的探望,升级的接待及媒体的瞩目随后而来。

次日早晨,也就是4月1日,这支队伍在延安火车站又受到了异于常规的迎接:延安副市长带队,志丹县体育局、外事办以及县政府的人员随同。

在习近平接见完少年足球队的后两天,此前名不见经传的志丹足协网站迎来了浏览高峰。志丹县少年足球队火了。

▲ 2019年4月22日,在志丹县高级中学内,球员们利用课后时间进行集训(邵瑞/摄)

草创班子为中国足球发展提供“另类”样本

志丹县位于延安市西北部,四面环山,黄土与石块混杂成的山间,偶尔可见早已无人居住的窑洞旧迹。在这座石油主导GDP的县城南部,高达33米的革命将领刘志丹雕像巍然矗立。由于红色文化丰富,志丹又有“赤色之都”之称。

在2014年名声大噪之前,在学生总数为1.8万多人的志丹县就有5000多名青少年在踢球,这一将近30%的比例无疑高于全国普及率。2008年开始,县足协开始组织一年一度的全县小学生足球联赛。2010年起,联赛开始接纳中学生球队。“联赛参赛队伍稳定在22支以上。”丁常保说。

2012年6月起,志丹县足协将足球普及至了幼儿园。这并非全国首家,此前,大连和杭州已有幼儿园在普及足球。通过互联网的教程和接受中国足协的培训,县足协也渐渐地“上道儿”了,他们在幼儿园开展足球操和足球游戏,以培养幼儿对足球的兴趣。“我们会设一个球门,幼儿踢进去奖励一块糖。”县足协副主席李建勇说。

尽管是“县足协主席”或“副主席”,这些头衔却都是“兼职”。县足协的10名教练也均为兼职人员,这些人中有公务员,有采油工人,也有自由职业者等。10名教练中有7名刚考取了足协校园足球D级教练资格证,D级的对象为从事足球训练的业余体校教练。

在这帮没有任何专业背景,基本可以称为“草根”的人员的“折腾”下,孩子们在2011年代表延安夺得陕西省男子组第三、女子组第四的成绩。“我们平均身高要比宝鸡、西安的球队低,但力量大,平时爬山练的。”李建勇说。

志丹县足协的最初成立形式并非协会形式,而是2003年由3名干部成立的“足球俱乐部”。2002年,中国足球队首次冲突亚洲,走向世界。然而那一年,中国足球队一球未进,以连失9球、倒数第二的成绩沦为笑柄。加上后来开始的足坛反黑风暴,中国足球的前景一片惨淡,网友们甚至提出“解散国足”。丁常保说,我们也来搞个足球队,十年不行,那就100年,立志搞出个中国的皇马。

丁常保当时的身份是县科技局干部,李建勇是他的同事,而姚功辉则是县农业局干部。3名足球爱好者一合计,决定成立志丹县足球俱乐部。

“我们不知道中国足球的未来在哪里,但是我们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李建勇说。

干部的身份为俱乐部的运转带来了不少便利,也为俱乐部找来了成立需要的第一桶金。丁常保以宣传科技局网站名义申请到了2000元经费,作为俱乐部的启动资金。24岁的丁常保去西安买了60多套队服、旗子和器材,回来就风风火火地开始了。2003年3月,一支成年队和一支学生队就这样在俱乐部的“捣鼓”下成立了。

俱乐部成立没几个月,3个人带着孩子们首次走出志丹,去西安参加了省内比赛,结果以1:8惨败。三个人都不知道说啥,很沮丧。

几年的碌碌无为后,俱乐部遇到“贵人”。丁常保给当时国安俱乐部副总张路写了一封信,向他寻求帮助,张路当时没有回信。2007年,丁常保北上找到了张路。在张路的建议下,丁常保取消了之前的俱乐部,成立了县足球协会。“协会就是正式的组织了,可以做很多事情,也容易得到政府的支持。”张路认为。

“我们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之前我们只在一所小学选学生,因为其他学校的都不会踢。后来就扩大了全县的学校,基数大了,才容易出好球员。”丁常保说。

2006年,足协开始招生时,来了100多名学生报名,满心欢喜地挑选了三四十名学员后,烦恼很快也来了:学员在最初的兴趣盎然之后,训练时很少有人过来。“我们就给过来训练的孩子们发钱,一人两元,后来还发过米发面和水,最后还一人发一个球。”

在成绩被视为教育最重要指标的中国,丁常保们要随时上门做家长的思想工作。用得最广的一条说服理由为“你孩子不踢球就会去网吧打游戏”,此外,他们也会给家长讲道理:踢足球能强身健体,出去打比赛能增长见识,踢得好能以体育特长生的身份进重点高中,甚至还说,“踢得好能像贝克汉姆那样挣几千万,带着保镖比县长还威风”。

除了做工作,县足协也会调动小球员们的能动性,让爱踢球的学生带动不爱踢球的学生。“好朋友都去踢球了,他没人玩了,也就跟着去踢了。”

尽管名义上是草根组织,但3名创始人的干部背景为工作的顺利展开带来了不少便利。丁常保之后去了人大,主管科教文卫,“培训的话就用政府办公室,不用打报告。”3个人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条件为足协提供便利。

而志丹县的孩子们为外人所知也是在2007年,也就是丁常保认识了张路之后。时年,张路带着央视体育节目主持人刘建宏来到志丹县,做了一期志丹县少年足球的报道。1969-1971年间的插队经历令张路至今仍有一丝延安情怀。“我对延安是有感情的,丁常保对足球的热情也让我感动,他们在山沟里坚持,带孩子们玩都不收钱,这是要支持的。”张路说。

志丹县在2009年11月被纳入“中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发展计划”,次年,在张路的引荐下,志丹县被中国足协授予“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试点县”的称号,为全国首个被授予此称号的县。这意味着,从2011年开始,志丹足协可以每年从中国足协获得20余万元的拨款。

县足协随即拿着这一称号去给县政府“施压”。按照规定,县政府应该以跟中国足协1:1的出资来资助足球队。“施压”的结果是,2011年2月,县足协从县政府获得了每年10万元的预算,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县足协的经济紧张,教练们也有了每两小时80-100元的补贴。

而在政府下文确立资助前,足球教练们是没有补助的。资金主要来自丁常保的私人关系,“我当年跟姚功辉跑了好多地方,也遭了不少白眼。”丁常保还记得,他们当年去超市拉赞助,老板答应给5000元,“但是他要求太苛刻了,要求比赛服上印上超市的名字,还要孩子拿着超市的宣传材料去游街。”最后,这笔赞助也“黄”了。

“我们还去采油厂拉赞助,领导不见,我们就天天去,领导说你们要干啥,我们说要点钱给孩子们买足球。都是这么一点一点拉的。”李建勇说。

渐增的资助让家长起了疑心。偶尔,会有家长问,你们足协有多少钱,是在卖孩子挣钱吗?对此,姚功辉会回复没钱,但是家长们并不相信,“出去打场比赛就要两三万元,平时还要买设备,给教练补助,基本都不剩钱。” 姚功辉说。

据统计,志丹县足协每年举行或参加的活动中,参与的教师和学生数达到5000人次,从最初的俱乐部形态到如今的县足协,他们共招募了2500余名学员。“学校搞普及,我们负责提高。”李建勇说。

在承载着国人梦想的足球领域,丁常保们的尝试,被认为是一种“野蛮生长”自有生命的草根模式,某种意义上,亦是对中国足球培养模式的一种民间创新,虽然未来如何未可知,但这种成长于“草根”的足球,为中国的足球发展提供了一个“另类”样本。

红色沃土上的新希望

红色的沃土志丹,这里曾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落脚点,是夺取全国胜利的出发点,悠久的历史、深厚的文化孕育出一代又一代风流人物。后来居上的足球更以其顽强拼搏、不甘人后而诠释着志丹人秉承传统、敢为人先的精神。

2019年,志丹足协走过了整整16个春秋,上个世纪70年代,北京知青将足球带到志丹,这是志丹人第一次接触足球,时光荏苒,现在的足球,对志丹而言是一种文化,一种传承。近年来,陕西省志丹县坚持“足球兴县”战略,持续推动青少年校园足球普及发展,取得显著成效。目前,全县23所中小学全部成为校园足球布点学校,10所幼儿园纳入校园足球定点园,60余支队伍常年参与全县校园足球联赛、杯赛;2014年以来,志丹县的青少年队伍在参加的国际、全国和全省比赛中共获得冠军30个;先后有25名志丹县球员入选中国足协“希望之星”和“玫瑰之星”,3名球员入选国家队。

2018年,志丹县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批准将每年的3月29日设立为“志丹县足球日”,这是我国首个经法定程序设立的地方性的足球纪念日,由此成为全县人民的节日。这一天,不仅是志丹县足球协会的生日,更是习近平总书记亲切接见寄予厚望的日子。对于志丹足球人来说,这是擦亮足球名片,努力追求“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唯一宣言;对于志丹人民来说,这是真正属于自己的节日,承载着14万志丹人民的梦想和自信。今年总投资20亿元的足球小镇建设工作也已全面启动,足球产业将成为志丹经济发展的另一引擎。

足球走进寻常百姓家,成为志丹人的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草根足球的魅力正以它独特的方式光芒四射。漫步于志丹街头,足球运动已成为一种文化和亮丽的风景。积极向上的足球文化,正逐渐成为建设志丹的正能量。

革命老区志丹正在用自己独有的方式,演绎着“脚尖上的信天游”,孕育着中国足球的新希望。

中华儿女

家国天下,民族脊梁

相关搜索英超中国副主席校园足球的意义

阜新看失眠症去哪看

南京焦虑症医院

如果做好抑郁症病人的防护工作

精神分裂症有什么早期症状?

南京焦虑症医院

南京哪家医院治精神分裂症

今日推荐
爱护地球从小开始!嘉兴小学生与首席科学家一起
爱护地球从小开始!嘉兴小学生与首席科学家一起“听海”

2019-04-18 16:36 | 嘉兴自然资...[详细]

独家专栏
热门排行